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网恋是要穿小裙子的 > 第76章 第 76 章

第76章 第 76 章


李晓坐下后, 精神都有些恍惚。

甚至早就忘了自己刚才起身,是为了找黄亦和林路路……

她前几天去上课的路上,看到过盛寒和季凌舟在校园里牵手,就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谈恋爱而已。

这已经足够作为她的精神食粮, 让她姨母笑好几个月了。

没想到……他们关系竟然这么突飞猛进???

距离上次去剧本杀才半个月啊, 半个月就拿下并吃到嘴里了??

季凌舟不愧是季凌舟, 妥妥的腹黑攻, 心疼寒寒……

不过寒寒好诱,的确很容易让人把持不住, 说不定, 他们进展这么快,不全都是季凌舟的锅?

李晓单手抵着下巴, 从两人的性格入手进行推演, 脑补了一番“季凌舟想让寒寒勾引自己,就先不动声色地勾引寒寒,最终寒寒果然来勾引自己了”的戏码。

脑补完了,还给自己点个赞,觉得自己想的很有道理。

……

盛寒靠在季凌舟身上,美美地睡了一会儿,可维持一个姿势的时间太久,逐渐变得不舒服,就拱了拱, 想翻个身。

季凌舟睁开眼, 把搂着小孩儿腰的手松开。

没了禁锢, 盛寒开始自由放飞,靠着椅背缓缓滑向另一边,脑袋隔着一层蓝色窗帘, 靠在车窗玻璃上。

大巴车还没有上高速,有些颠簸,玻璃窗的震动频率肉眼可见,连带着小孩儿的脑袋也一起震动。

季凌舟:“……”

这样真能睡得着吗?

事实证明,能的,还可以睡得很香。

·

与此同时,前排。

李晓越脑补脑洞越大,脑海里的画面逐渐变得不可描述起来,嘴角已经咧到耳朵根了。

她更是不满足于只有自己一个人激动,迫切地想要找旁人分享。

旁边坐着的学委,就成为她残害的首要对象。

“诶,诶,忙着呢吗,”李晓神秘兮兮地怼了怼学委,“现在有没有空,我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学委从单词的海洋中抽身:“什么秘密?”

李晓用手拢住嘴巴,压低声音开口:“寒寒和季凌舟的关系,不止是在一起这么简单,很可能是已经睡过了。”

学委惊讶:“这,不可能吧?”

在学委的世界里,大一学生都是刚成年不久,距离成年人的世界还很遥远,不可能做那些成年人才会做的事。

尤其是寒寒和季凌舟这种长得好看,气质也好的,更是不会做那种事。

“啧啧,你不信啊?那你现在回个头,寒寒正在季凌舟怀里睡觉呢,腰被亲昵地搂着,脖子上还有两个特别清晰的吻痕……总之,一看就知道昨晚很激烈。”

学委陷入了怀疑:“……真的?”

李晓:“那还能有假,不信你就看看呗。”

学委虽然沉迷学习,但对这种事也有点好奇心,深吸一口气后,缓缓回过头,从椅背缝隙里往后谨慎地瞧——

只见季凌舟腰背挺直、坐姿端正,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盛寒则是斜斜地靠在窗户上,脑袋随着颠簸微微颤动。

两人隔得老远,连衣服角都没接触到。

再看盛寒的脖颈,白皙修长,喉结精致漂亮,别说吻痕了,连蚊子包都没有。

学委:“?”

这就是所谓的亲昵和激烈吗?

学委看了半晌,面色复杂地回过头,对着李晓欲言又止。

李晓:“哈哈,这回总该信了吧?”

“……”学委无语凝涩,“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话,你是嗑疯球了吧?幻觉都出来了。”

李晓:“?”

学委重新举起手机:“你自己和脑补玩去吧,我要背单词了。”

李晓:“???”

……

季凌舟只闭了一会儿眼睛,就又睁开了,紧跟着叹了口气。

他思来想去,觉得就算是小孩儿是主动从怀里挣脱的,他也不能放任小孩儿这么一直靠着窗户。

万一这总是到处甩锅的臭小孩儿,醒来觉得头疼,肯定要怪自己不管他了。

他握住小孩儿软软的手,轻轻拉了拉。

见小孩儿没反应,就把人直接拉进自己的怀里。

盛寒小小地挣扎起来,似乎想要回到窗户那边去,季凌舟牢牢地搂住,不让他乱动。

没过一会儿,盛寒嘟囔了两句没人能听懂的话,就又睡着了。

季凌舟松了口气,扶住小孩儿的后脑勺,在碎发微乱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

李晓面色复杂,莫名其妙得很。

她刚回头看完没几分钟,当时后面两个人还正睡着呢,总不能这么快就换成距离远的姿势了吧?

她并不觉得自己可能看错,就再次回过头,想看看是不是分开了,只见他们两个人依旧是刚才的姿势,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吻痕也在那里印着,清清楚楚。

“……”

“…………”

“???”

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我能看到??学委却看不到???

难道我真的嗑出幻觉了??

啊???

她想拍一张作为证据,可又觉得偷拍人家情侣睡觉不太好,如坐针毡了半个小时,看也不敢看,睡也睡不着。

早知道就不叫学委看了!不如让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

两个半小时后,大巴车准时抵达了目的地。

这次去的景点地处偏僻,班里定的酒店在景点附近的一个镇子上。

镇子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原住民了,全是各式各样的酒店,就是为了迎接每天全国各地来参观的游客。

大家需要先把行李放在酒店,一会儿只带着随身包集合,坐另一辆专门走山路的大巴车上山。

班长是个胖胖的男生,跑来跑去满头大汗,一会儿收身份证,一会儿拿房卡,一会儿问大巴车的事,忙得不亦乐乎。

房卡即将发到季凌舟手里时,季凌舟忍不住开口:“我帮你发吧,你去忙别的。”

不然以他们班长这稍微累一点,就满头大汗满脸通红的模样,外人看了,还以为他们是在虐待班长,逼着班长做苦力呢。

……虽然大学班长本来就是这种用处。

班长一喜,把一摞房卡拍到季凌舟手里:“好!你办事,我百分之百放心!”

说完就跑去约上山的大巴车了。

盛寒站在季凌舟旁边,见证了这一幕,心里美滋滋的。

自从在一起之后,他总觉得他和季凌舟是一体的,季凌舟帮了人,就是在他的脸上贴了金。

盛寒偷偷去勾季凌舟的衣角,想夸他乐于助人,可还不等开口,季凌舟就一边看着房卡,一边问:“宝贝,住大床房吗?”

盛寒:“……”

“?”

原来你主动揽活的目的是这个??

看透你了!!

差点以为你是乐于助人的好老……好男朋友!!

“哼!”盛寒把衣角甩开。

“哦,我明白了,不住,”季凌舟了然地点了点头,把标准间双床房的房卡递给盛寒,“宝贝拿好,一会儿把东西送进去。”

盛寒:“……”

眼见着季凌舟转身,要去把大床房的卡给别人,盛寒被气得七窍生烟,连忙把季凌舟拽回来:“我要住!给我!!”

季凌舟笑了笑,指着小孩儿手里的房卡:“不是给你了么。”

“?”盛寒气哼哼地把房卡塞回去,“我不要住这个!”

季凌舟:“那宝贝想住什么?”

盛寒偷偷看了眼四周,见没人看他们,忍着羞耻小声说:“……想、想和你睡一张床!你换个大床房的给我!”

季凌舟听到了想听的答案,愉悦地勾了勾唇角,把房卡放进小孩儿的手掌心,顺势拉过小孩儿,轻轻揽住,在耳边轻声道。

“宝贝,去床上等我。”

·

盛寒红着脸,在房间的大床上坐了一会儿,房门就被敲响了。

他慢吞吞地走到门口:“谁、谁呀?”

季凌舟:“来吃小孩儿的。”

盛寒:“……”

盛寒蜷了蜷手指,打开了房门,但没敢抬头对视,夺过季凌舟的包就走,放到了窗边的扶手椅上。

然后坐回床上,拘谨地把手搭在腿上,像个小学生。

季凌舟坐到旁边:“宝贝,十五分钟后下楼集合,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吗?”

盛寒:“收、收拾好了……”

“嗯,”季凌舟稍微凑近了一点,手掌也隔着薄薄的衣服布料,攀上了柔韧的窄腰,“我也收拾好了,拿了就可以走。”

盛寒抖了下:“喔,喔。”

“所以……”季凌舟顿了顿,轻轻笑着,低声开口。

“可以吃十分钟。”

……

十分钟后,盛寒被季凌舟牵着手下楼,脸依旧是红的。

刚才,季凌舟因为考虑到一会儿要出去,就吻得很轻,也很温柔。

即使亲了近十分钟,盛寒的嘴唇也只是稍微有一点点红,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刚才发生过什么。

可盛寒的脸和耳廓……

“宝贝,不要害羞了,”季凌舟小声提醒,“你脸这么红,别人都会知道你刚才被亲了的。”

盛寒连忙捂住脸:“!!!”

“挡住脸也没有用,”季凌舟捏了捏小孩儿的手,继续蒙骗,“耳朵也红着,比脸还红。”

盛寒紧张起来,小心地环顾四周:“那怎么办!都怪你!”

刚才不仅一直亲我,搂得也紧,还把我亲得有了反应,险些没缓过来!要是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季凌舟:“我也没有办法,只能靠宝贝自己。”

盛寒:“……呜。”

其实,就算有人发现盛寒脸红,也只会想到可能是被说了什么,害羞了,几乎没有人会想到刚才两个人接了十分钟的吻。

季凌舟这么胡言乱语,盛寒却又偏偏信了,还为此羞耻……

难怪他这么热衷于逗小孩儿。

一逗就羞耻脸红的宝贝,谁不想逗逗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