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赤心巡天 > 第七十五章 天人无梦

第七十五章 天人无梦


这是夜的第五更,夜斩为三的最后一节。夜幕垂落下来,铺在海面。
整个鬼面鱼海域,安静极了。
安静得有些压抑。
就连海浪都识趣地缄默。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姜望那平静外表下所压制的地底岩浆般的情绪。
满心杀意,无处宣泄。提锋四顾,却不知剑斩何人。实在是闷呀!
身为李龙川的亲友,他们如何不感同身受?
只是每个人都有束缚,每个人都有顾忌。每个人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被不同的条条框框所约束。愤怒不见得就可以愤怒,甚至委屈也不见得能够委屈。
身在红尘中,身即红尘线。
落在苦海,每个人都需要忍受。
所以他们能够理解姜望的情绪爆发,能够理解姜望推开自己的善意劝阻。并且他们还是想要继续阻止,还是会出手阻止——只是他们并不能看明白姜望的劫无空境。
当真的看到田安平陷于濒死之态、想要开口阻止的时候,姜望自己停了剑。
但大概也只有田安平明白,在那种时候挣脱天道的选择,需要怎样的力量。
看着田安平摇摇晃晃离开的背影,晏抚松了一口气!
就算他再怎么厌恶田安平,也绝不希望田安平死在姜望手里。
这种事情真要发生,别说是他晏抚晏大公子,即便他爷爷晏平亲自出面,也抹不平事态崩塌的严重后果。
可他刚才真的感受到了姜望的杀念!
田安平是劫后余生,他感到自己也是逃脱了窒息的边缘。
温汀兰这时候扯了扯晏抚的衣角,小声问道:“算上今天,田安平威胁过你两次吗?”
因为姜望最后剑压田安平的时候,说的是“不要叫我听到第三次”。
晏抚认真地想了想,摇头道:“想不起来。田安平这个疯子,可能威胁过其他人吧。或许重玄胜?”
这时有个声音在旁边响起:“田安平第一次威胁你,是在第二次齐夏战争开始前,点将台点将之时。”
有些事情,你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朋友帮你记得。
晏抚愣了一下,尤其是在另一位好友身死之地,感受尤其的复杂。在温汀兰的牵拽下,才醒回神来,连忙侧身:“曹帅!您何时……”
这问题还未问完,就被他自己咽下。
在这个时候出声答疑,讲述田安平与晏抚之旧事的,却是齐人此刻在东海的最高军事统帅,笃侯曹皆。
曹皆无论如何也不能早来。
不然他怎能眼睁睁看着外人险些杀死大齐帝国的斩雨统帅?
哪怕田安平是那个挑事的人,齐人也只会帮着齐人。身为大齐笃侯,更是别无选择。
所以曹皆只能是刚刚到。
“我刚到。”曹皆说。
全程目睹了这场战斗的他,看向独立空中的姜望,眼神复杂非常……当中有惊有叹,有惜又有怜。
他惊叹于姜望在洞真境界所表现出来的亘古不逢的力量,怜惜于曾在自己麾下的福将,是那样孤独地走远,孑然一身,独自走到今天的高度。更可惜于……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姜望已经陷在天道深海,即将永溺。
田安平都看得出来的事情,他当然也看得出来。
从海门岛到鬼面鱼海域,这一路的调查,是这个名为“姜望”的当世真人,对至交好友李龙川的告别,又何尝不是他与自己的告别呢?在失去自我前,最后的“自我”……
曹皆当然知道最后姜望为什么能够遏制住杀意——可以说在长相思悬刃于空的那一刻,姜望对于齐国的情感,就不应该受到任何怀疑。
他真的曾经把齐国当成自己的家,是一个漂泊羁旅的流浪者,在不幸失去一切后,自己寻到的故乡。
哪怕后来告别了,也不曾遗忘。
天人无所惧,但姜望心中有一块归属于齐的地方,害怕失去。
许象乾在这时候嚷道:“笃侯,你可不能拉偏架!这事儿怨不得姜望。”
他的眼睛远未消肿,瞧来整个上半张脸是大包连小包,十分滑稽,但神情非常地认真:“我们龙门书院可是看着!”
照无颜轻轻地拉了他一下,示意他不必如此,曹皆真要做些什么,不会等到此刻。
关心则乱的许象乾,完全没有平时机灵,被这一拉,倒是想起自己的真正师承来,便又补充:“我们青崖书院也看着在!”
“刚刚这里发生了一些误会。”晏抚注意着曹皆的表情,斟酌着措辞说道:“田帅有些过分,当然姜真人也不太礼貌。两位真人起兴切磋,都是一时强者,无法留手,难免有些磕碰。田帅身上的伤势,该请医请医,该用药用药,我家愿意承担全部资源——”
曹皆说道:“姜望他……马上就要成为真正的天人了。”
晏抚怔在那里。
他没想到,自己刚刚接受了好友的离去,就又要迎来与另一位好友的告别。
天人天人,真正的天人,说得好听是一步登天。说得难听,又何尝不是驾鹤而去?

失去自我,与身死何异?
许象乾这时才反应过来——在赶走田安平之后,姜望始终未有言语。
李凤尧急走两步,想要近前看看姜望的情况,却被阻隔在无形的界限外!
此时!
姜望挂剑而立,独身在彼。表情平静,竟有一种安宁感。
以他为中心,方圆百丈,天海皆隔。
风不能近,雨不能近,人不能近。
天道为他作篱墙。
他爆发杀意,不管不顾地出手,险些当场诛杀田安平。几乎叫人忘记了他还被天道所钳制,几乎叫人以为,他轰破了天人态。但好像这最后的情绪,也随着长相思的归鞘,而沉底了。
姜望淡漠的目光最后扫过这片海域,却没有看向任何一个人。
没有说话,身形慢慢下陷。
那挺拔的青松般的身形,昂直的悬腰的剑,在星光照水的夜晚,就这样慢慢地沉进了海里。
从足至膝,沉腹胸,过唇鼻,淹眉眼,最后那乌黑发丝、发上青玉冠,也都入水不见。
李龙川就是这样沉海的。
许象乾张大了嘴巴!
想要哭,想要喊,有太多情绪。
却干嚎不出声。
铁齿铜牙竟失语。
……
……
这里是鬼面鱼海域,李龙川身死之处,姜望真正被天道深海淹没的地方。
景国王坤,及其所统领的五队斗厄精锐,再加上那头佑国圣龟……也同样陷落在这里。
数十万年的厮杀下来,东海有不少堆尸之地。尤其是决明岛所建立的那片海域,往前是被称为“东海坟场”。齐人是在尸堆之中,建立起这座军事基地。
但今夜大约难有哪处,似这般死寂!
李凤尧、许象乾、照无颜、晏抚、温汀兰,或在冰面,或悬高空,而尽都注视着大海。一直到目识的尽处,在视线不能再及的深海,终于追不上那缄默的身影。
“都退开吧。”
曹皆说道:“接下来的他,不会再记得谁。而一旦有什么意外……我不见得能护住你们。”
“走吧!”曹皆抬手一拂,将不肯走的几人都拂远。拂到海角碑后,天涯台上。
他自己却缓缓戴盔,系住全甲,静默地守在这里。
而那近海诸岛,本来因景人退却已经逐渐散去的紫气,又丝丝缕缕地泛起来……将在天穹织紫旗。
天人姜望,此后行事只循天道。
天道恒常,诸行有定。若是日升月落,倒也无妨。该捧就捧着,能敬也敬着。国家每次大祭,祭祖也祭天呢。
但若这天道运转,有碍齐国。尤其在这天机混淆,日月斩衰的时期,不可不防。
说不得……也只能除掉这天人。
心中纵有千般感触,万种复杂,大齐笃侯所思所虑,永远是齐国。
……
……
姜望在海中。
人在东海,神在潜意识海。
都在下沉。
泡在水中的他如此安静,放开了时刻都能进入战斗姿态的警觉。在任何时候都挺拔的身形,这时也微蜷着,两手虚握,如婴儿般乖巧。叫人难以想象,他拔剑的姿态,他不管不顾时的疯狂。
海水拨动他纤长的眼睫,双眸不曾闭上的他,眼睛像海一样蓝。
他是眼睁睁看着自己下坠的,眼睁睁看着自己沉溺。
就算注定要最后溺水而死,永沦天道,他也要看清楚自己是怎样走到那一步,看清楚自己哪里没做好……绝不闭眼死。
自有意追逐超凡之日起,但凡精力允许,每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苦修,十年如一日——他要睁眼看明白,世上是不是真的有绝路。
咕噜噜。
咕噜噜。
连串的气泡,在海水中诞生,似珍珠串般泛起。
它或许是这尊真人之躯的呼吸,或许是,一个个消逝的梦境。
天人无梦。
……
“咳咳!集中注意力!你叫什么名字?”
密闭的囚室里,卸冠摘剑的姜望,披发独坐其间。
囚室之外,摆放着三张大椅。
椅子上坐着三尊气息强大的身影。
提问的是坐在最中间的那一个,是个皱巴巴的黄脸老僧,面容不真切,但堆满了苦闷。
“姜望。“姜望漠然说。
“性别?”左边是个凶神恶煞的魔猿,坐在那里也扭来扭去,仿佛椅上有钉子。
姜望没有说话。
右边是个清姿俊逸的仙龙,仙气飘飘、极有上位者姿态地坐在那里。
“说说罢,你为什么要做天人?”他问。
“我没有要做天人。”
黄脸老僧在旁边提醒:“可以讲讲你的奋斗经历,为了成为天人,你都做出哪些努力……诸如此类。”
“……我是被抓来的。”
“为什么不抓别人,单要抓你?”
姜望彻底放弃言语了,直接往后一倒,倒在了茅草堆里。
哗~
继续在水中下沉,坠往深海更深。
……
在永沦天道深海前。
我曾经想过,给自己施加一个尽量久的烙印。

比如锄强扶弱,斩妖降魔,维护世间公理什么的,直到这个烙印被时光消磨,被天道完全吞没。我也算,奋斗到了最后一刻。
后来我又觉得,我做不了太多。一个姜望,凭什么有那么多承担。一人一剑,哪里管得了天下之事。命运没有温柔待我,我为何宽待命运?
就永远地保护我妹妹吧!
让姜安安无风无雨、平平安安的长大。
但……
但我还想保护叶青雨,保护重玄胜,保护小五、虎哥,保护光殊,保护净礼,保护我的徒弟……
白掌柜、向前兄、狗大户……
想保护龙川。
我发现我有太多的眷顾。对这个世界有近乎贪婪的妄想。
而世界不如所想。
我发现我想做的事情有很多。
它们都在那里,待续未完。
天道亘古,一切都没有变得更好。
我不想把那一切交给天道了。
我所想要的,我要自己把握。
……
那密闭的囚室中。披头散发、两手空空的姜望,就此躺倒了。
气息全无,像一具尸体。
而一个面无表情、穿戴一丝不苟的姜望,从他的身体里站起来。
此人完全没有力量波动,却自然体现凌驾一切的威严。
还是那张脸,五官全无变化,只在眉心有一个金色的圆形印记,乍看如灿阳,细看又成银月。
金阳银月不断变幻,似虚似实,似真似幻,将一切辉光都吞咽。
日月天印。
天人姜望!
祂只是简简单单地站在那里,俨然便是此间主宰。目光扫过门外三尊法相,如视蝼蚁众生。漠然高上,毫无情感。
所谓的威严、尊贵、仙意、众生相,不过是浮云,尘埃,真空。
当祂抬起手来,仿佛已掌控所有。
祂的手,按在这小小囚室的门。
这里是姓姜名望者的心房。
当祂推开门,走出去,便拥有一切。
吞法三尊,意得天人。苦世良多,代天而巡!
但……
没有推动。
嗯?
祂那淡漠无情的眼眸中,跃出一缕疑问。
天人姜望是不存在任何情绪的,祂只是纯粹的对这件事情,有细微的不理解。
但很快就想明白了。
祂再次看向门外的三尊,抬眼说:“开门。”
这不是请求。
这是天道的命令。
此即这具身体的主宰,所给予的应然的决定。
门外的三尊法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仿佛在挣扎犹豫。
“俺来开——”那魔猿嚷道,大步而前,张开那毛茸茸的大手,一把将天人姜望正在推门的五指,握在了栏杆上!
“开你妈的贼老天,老子给你开个窟窿眼!”
天人姜望面无表情,只是手一翻,魔猿的毛手反在祂手中。
祂将此握住,随手一拽,直接将这条胳膊,从魔猿的身上拽下来——鲜血飞溅,肉须扭动,以及魔猿的痛呼!
祂将这条胳膊随意地扔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开门。”祂毫无情绪地重复,毫无情感地推门。
祂眉心的日月天印,一瞬转为金阳。
就连正在痛呼的魔猿法相,也显出挣扎的神色,似乎难以自主。
仙龙法相和众生法相,几乎同时往前迈步,却又遽止。
因为就在此刻,那心房囚室,忽然四壁放光。
分青、黑、红、紫四色,又彼此混同。
天人姜望的手,被那灿光坚定地推开——
祂侧过头,看着自己本该掌控一切的手掌,一时不能理解,定在那里。
而在外界的鬼面鱼海域,顶盔掼甲的曹皆,正静立在空,忽然面有讶色,仰头高望,却见那静夜长空,星垂大海。
整个近海都能见得今夜。
今夜何人能成眠?
但见得四颗璀璨星辰,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彩,闪耀夜穹,掩盖了一切星光月光。
那是四座接地撑天的星光圣楼,镇压寰宇,述道诸天。
又有星光辗转,星路相接,遂成北斗高悬,于东海为苦旅者指引方向。
极其恐怖的星光天柱,自远古星穹而落,瞬间贯穿深海,将整个鬼面鱼海域都锁住!
昔者姜望以四楼自锢,曰——
“信”、“诚”、“仁”、“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