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四合院的生活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魏红的抉择

第五百四十八章 魏红的抉择


“魏红,魏红。”机器跟前,孙主任大嗓门的喊。

魏红目不斜视,慢慢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停了机器,确保工件儿没有废之后,这才转头看向主任。

“主任,您有什么事儿啊?”对于这个老主任,魏红是心生敬意的。为人正直、热心,对工人一视同仁,没有因为谁等级高,就只瞧得上谁。

也没有因为双方有错,就只偏袒等级高的一方的一说。平日里车间里人要是有个什么事儿,手里的钱不凑手的,也会帮衬一二。

是以车间里的人无不信服,更因为他不占同志们的便宜,也不收礼。自身持正的作风让大家为之敬服。所以车间的风气很好,大家也很团结。

“是这样,外面有个女同志找你,看着挺年轻的。我也不认识,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你出去一趟吧。”孙主任看了看魏红,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魏红也一脸疑惑,她哪来的亲戚朋友啊?要是有日子也至于过得这么清苦,还是她现在升了一级之后,这日子才变得好了起来。

“好的,主任。那我这就去一趟。这工件儿等我回来再做。”魏红点点头道。

刚走两步孙主任喊住了:“工件儿还能跑嘛。不过这外面的人我虽然不认识。不过陪着她的人我倒是认识,好像是。”

正说着,孙主任看了眼周围。走近两步小声道:“那陪着的倒像是咱们厂办的人。你仔细着点儿,说话的时候好好考虑考虑。行了,你去吧。”

说罢转身背着手往车间里转悠去了。

留下一脸疑惑的魏红,挠了挠头也没想起来到底是什么人?她可以确定她和她那死去的丈夫没什么亲人在这了。

这突然出来一个年轻的女同志,还是厂办的人给陪着。这样的人物找她做什么?

不过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心里思索着脚下却不停,来到了车间门口。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年轻女人,在那站着。

更不远处还站着一位穿衣打扮一看就像是办公大楼那边的领导的人。这就是了。魏红心里想着。

还没过去,就看到年轻女人朝她招了招手。

魏红当即走了过去:“这位女同志,您是?”

当官的陪着,不是大人物,也得是大人物家里的人。这您字儿,用的一点儿也不亏。

那年轻女人淡淡一笑:“咱们俩站远些说吧。”

说着就往旁边走去,魏红也只能跟上。两人就来到旁边一处贴着围墙的地方。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娄晓娥。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魏红心里咯噔了一下子。娄晓娥这个名字她是清楚的,不但清楚,还熟记于心。为什么?

因为她当过许大茂的情儿。许大茂是谁?娄晓娥的丈夫。

这娄晓娥的名字就是许大茂告诉她的。她毕竟是当小三的,对于这正妻,那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没办法,像她这种情况,在以前就像是养在外面的外室。连进家门的资格都没有,连个妾都算不上。实在是身份卑贱。

尽管这当三儿,是因为生活所迫。但是她终究是干了。眼下被正主找上门来,怎能不害怕?谁知道这是不是来收拾她的?

魏红一时间心乱如麻。她不害怕挨揍。不害怕被打骂。她害怕的是这事儿一旦传开了,影响太大,她会不会被开除?

她现在家里还养着两个孩子。她不能没有这份工作。不然她们娘仨可就死定了。至于说挨打挨骂的,就算让她吃shi她也认了。只要不闹大一切都好说。

没办法,她刚顶替男人工作来厂里的时候,那实习期间的工资实在是太低了。养活不了孩子。她也是没办法,他两口子在这边也没个亲人,也没个人给伸把手。

这年头,谁家也不富裕,她想要养活两个孩子,也只能是仗着自己那几分姿色,赚点快钱。后来这两年,她的工资随着每年一过,一个月涨两块工资。

一直到她考上一级,这工资涨到三十多块,家里的日子就彻底好过了。她自觉不靠别人也能把孩子养活了,也就主动跟许大茂断了。

而且许大茂也没纠缠她,这是她高兴的。毕竟这事儿越少越好,一直到现在,这事儿要不刻意提起来,她都给忘了。

一时间魏红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娄晓娥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很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知道许大茂为什么喜欢她了。那股子样子像极了秦淮茹。

尤其是了解到这个魏红的家庭状况,和秦淮茹十分相似。只不过没有秦淮茹这么惨。上面没有恶婆婆,孩子也只有俩。

不过那股子劲儿倒是差不多。很勾人喜欢。

“魏红是吧?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是什么吗?”看着自从她‘自报家门’以后就一直低头愣神的魏红,娄晓娥又是主动开口道。

不然她实在怕这魏红今天一句话都不说咯。

“娄同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想怎么处置我都行。打我骂我我都认了。我知道您是大人物,我也不求您原谅我。

但是能不能求你别把事情闹大,我不想被开除。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我要是被开除了,我这俩孩子就得饿死了。

我死了不要紧,可是我的孩子还小,我也是没办法才答应许大茂的。要不是为了孩子,我也不至于。”

魏红一阵‘抢白’把心里话全都说了出来。不说不行啊,人家都问到今天的目的上来了。

“您要是不相信可以查,真不是我先勾引的许大茂。要是有半句假话,我愿意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娄晓娥听完这话,一挑眉。心里有些错愕: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了?来兴师问罪了?她有这么厉害?就说了两句话就把人吓唬成这样?这是误会错她的意思了。

她的本意可不是这个。不过这魏红要是这么理解的话,也把她的事儿给省了。

“行了,魏红。我今天来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这点儿你可以放心。伱们俩的事儿发生的时间也不短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不说我都难记住。

不过我却有件事儿要找你办,你要是办的好我不但不追究你的责任,还可以给你一笔钱。”

娄晓娥本来还想着拿捏一笔来着,可话到嘴边就全给秃噜了。

魏红这时候才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娄晓娥,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毕竟能让厂办的领导陪着来说话的,一看就是大人物。再说了那时候许大茂也没少说了,她对象不是普通人这话。

要不然她能这么害怕嘛!

这样的人,找谁帮忙办不好?找她?一个只会干点车间里的活的人,有什么是她能干的?

“娄同志,您说。只要我能办的到的,我一定办。”

尽管不知道娄晓娥找她什么事儿,但是她还能有别的选择吗?

“我就直说了。我和许大茂闹掰了,现在要和他离婚。我想让你放出去一些消息,一些你和许大茂之间的消息。”

这话咋说的?魏红有些不理解?这是要败坏她的名声?

这个念头在她脑子里过了一下,就立即被放掉了。这是要败坏许大茂的名声才对。败坏她的有什么用啊。

“您怎么会想到这么个办法的?而且我这边同不同意,您都可以找人放出消息去吧?”魏红当即道。

这人脑子也很聪明,当即就找到了重点。

娄晓娥当然可以,但是不是当事人亲自放出去的消息,终究差点意思。而且极有可能不被承认。这当事人主动说的,才有直接把许大茂钉死的可能性。影响也大!

她通过她父亲了解到的,许大茂的情儿是真不少。不过多数都在乡下,或者别的地方。

这厂里有实质性进展的,也就这么几个。别的经过了解都不适合,这个魏红反倒是最适合的一个,毕竟在她父亲的分析中,这个魏红,只要给够了钱。大概率能办成这件事儿。

“多余的,你都不用管。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选择就行。”

听到这话,魏红有些作难。她是不想答应的。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名节。她和许大茂有关系这事儿不少人都知道。

甚至是妇联的大姐们说不定都知道。不过这事儿一来没有抓住她俩的现场,二来那些大姐大概也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苦难人家太多了,管又管不过来,难道还不允许人家自谋生路吗?

所以她还真的不怕闹大,早就破罐子破摔过了。她怕的是她这平静的日子被打破。要是她不答应的话,这娄同志会不会就要她好看?

而且这事儿闹大之后带来的影响她也不清楚,她不能白折腾吧。刚才可说了给钱了!

“娄同志,我倒是想着答应。不过这一旦闹大了,我这工作可怎么办啊。我就这么一个工作,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养,我一旦。。”

这话没说完,娄晓娥就明白什么意思了。果然不出所料。

“行了,你有你的想法,我不管。多的我也不多说。只要你把你和许大茂的关系在之后传播出去,或者说只要传播关于许大茂的那段也行。

只要目的达到了怎么弄都行。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工作绝对不会有影响,相反我还可以给你一笔钱。

你不是在赚钱养孩子嘛。你现在是一级工,这个工资已经足够养活俩孩子了。但是谁会嫌钱多呢。我给你这额外的一笔你可以存起来,到时候缺钱了拿出来花,这不错吧。只要影响够大,传的够广。”

魏红听完娄晓娥的话陷入了沉思,她不是傻的。

这话里面就有很值得深思的地方。比如娄晓娥让她传话,可以说她和许大茂的关系,也可以只说关于许大茂的就行。

这里面可操作性就很大了!比如许大茂有太多可以说的了。

喝醉了之后第二天什么都记不清了、这身体估计玩的太花了,才二十好几的人就不行了,又比如这许大茂‘完事儿’之后喜欢说人的不是。

就是不知道这娄晓娥让她给传播哪种?

第一种不大可能,要是这样,这钱也太容易赚了。而且她有直觉,这娄晓娥就是想让许大茂的名声变的一文不值,而且最好是烂大街的那种。

什么情况能达到这种情况?无疑是第二种了。这也是她的直觉做出的判断。

“娄同志,这是我的一点想法,您给看看成不成?”魏红也不啰嗦随即就说完了。

这第二个想法果然惹得娄晓娥很是满意。成与不成的先放在一边,许大茂不行这个事儿,实在是意外之喜。

怎么说呢,本来只想要暴露一些许大茂和情儿的事儿。以此来降低她的离婚的关注。

却没想到,许大茂这么给力。这要是不帮他传扬出去,这不是对不起他这些年把她蒙在鼓里。有了家还‘偷腥’,哼!

“好,我看这第二条就挺好的。魏红,你怎么看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嘛,咱们商量商量。”娄晓娥这话也太直接了。

这是根本不让人反对啊。魏红来不及说什么别的。

“哪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啊。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就是怕不知道轻重,耽误了您的想法。”魏红试探性的说了两句。

“那你就是同意了?”娄晓娥再确定一句。

“我倒是不足惜,不过都是为了孩子。这年头没钱寸步难行。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要问问您,这钱能给多少?”

娄晓娥淡淡一笑:“一级工一个月有33块钱。这样吧,我一次性给你三百块。本来我还想着给你200块呢。不过你提的这个想法很好,很关键。明白我的意思吗?”

魏红当然明白,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三百块!她接近十个月的工资啊,而且是白得的,完完全全可以存下的。不是到手就要花出去的那些。

“我明白,明白。我同意,您看这钱。我该。。”

“我今天出来的匆忙,也没带钱。这样,今晚上你下班回家后就等着就行了,会有人把钱给送到家里去的。不过我有句丑话说在前头,钱给了,要是事儿没办好。那我可不答应!到时候咱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魏红当即表态道:“娄同志,您就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给办好。绝对不会耽误您的事儿。”

娄晓娥点点头,也没再说别的,转身走了。

————————

求收藏、推荐票、月票、打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