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宦海浮沉 > 第887章 你比我老

第887章 你比我老


  第887章

  陈勃站起来,淡淡的说道:“这有啥意外的,你别多想,叫你姐是因为你比我老。”

  说完,陈勃转身离开,白洁看着他的背影,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陈勃刚刚到家,本想去逗弄一下孩子,结果被关初夏叫到了露台上。

  “啥事,外面天气凉了,你要注意身体。”说完,陈勃回屋拿了件外套出来给关初夏披上。

  “白洁刚刚给我打电话了。”

  “又咋了,我刚刚从她办公室回来,最高检的人已经盯上来了,这次来的是没有经验的李媛,下一次就不一定了,说起这事来,还是要感谢我的夫人,逼着我及时下船,要不然,我现在一定是焦头烂额了。”陈勃揽住关初夏的肩膀,在她的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其实在陈勃回家的路上,白洁就已经把刚刚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关初夏。

  白洁这个女人的精明之处就在于她把自己和陈勃之间的事时时刻刻都向关初夏汇报的清清楚楚。

  这是什么?这是态度,这是一个低调的态度,坦诚的态度。

  女人对自己男人最敏感的事情就是他对另外一个女人的态度,哪怕这个女人是隔壁王大妈,在这个女人眼里,王大妈依然是魅力十足,对自己是有威胁的。

  而白洁把自己和陈勃的接触以及做了什么事,谈了什么话,简明扼要的汇报给关初夏,这让关初夏很有成就感,而等到陈勃回来,关初夏也会冷不丁的问一下自己男人现在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陈勃也是个聪明人,你不问,我就不说,主动有损男人的尊严,但是你只要是问,我就给你一五一十的讲清楚,当然是比白洁讲的还要清楚的多。

  于是,白洁的汇报是论文的纲要,而陈勃的汇报就是八十万字的论文,这么一结合,关初夏就掌握了整件事情的全貌。

  他们没有商议过,也没有对某件事对过账,但是配合的就是这么恰到好处。

  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

  “她想让你送她去南港,和南港那些人见个面,你说的倒是轻巧,让她去找谁谁谁,问题是这事在电话里说和亲自送去,这重视程度不一样,你去一趟吧。”关初夏说道。

  陈勃向一旁歪了歪,看着关初夏,微微摇头,叹口气,问道:“你说你,她是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了?这态度和生孩子之前可是天差地别,你别和我扯那些虚的,到底咋了?”

  关初夏皱皱眉,想了想,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陈勃也没再为难她,自从生了孩子,她的睡眠跟不上,半夜时常醒来鼓捣孩子,脑子是有些不好用了,一孕傻三年,其实就是睡眠不好,脑子缺血。WWw.GóΠъ.oяG

  “好好,别想了,以后慢慢想,至于她的事,先等等,等有时间了,我和左文康见个面,看看能不能套点消息再说,去南港,明天正好周末了,我去送她,晚上回来。”陈勃说道。

  关初夏对这事心里有数,但是在这之前她一直没想过怎么处理而已,而且也是因为不知道白洁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能起到什么作用,所以才催着陈勃赶紧把这事脱手为上策。

  可是在经历了和白洁的深度接触后,关初夏有了新的想法。

  尤其是陈勃不在家的时候,两人时常在这个楼台上聊天,白洁几乎是把自己的过往和经历都告诉了关初夏。

  因为自己父亲入狱,导致自己父亲当年安排的那些事石沉大海,没有一个人能从父亲嘴里套出话来,所以,项兴国父子才做出了那种有悖人伦的事情,他们当时也是绝望的,一来不知道白永年交代了没有,二来不知道白永年死了没有,会不会和相关部门合作把自己诱回去。

  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

  经历过这些事的女人,还能这么淡然的坐在自己面前和自己谈论这些事,仿佛这些事和她无关似的。

  最后,白洁的一句话打动了关初夏。

  她不想再出去了,她想留在国内好好生活,如果这些资产能够盘活,她想用这些资产为陈勃铺路,不管是向上铺路,还是向下制造政绩,这些事都需要钱,而这些资产就是为陈勃准备的。

  但是这里面一样有风险,白洁愿意当这个风险的防火墙,不管是向上的铺路,还是向下的政绩,都是到她这里为止,和陈勃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为了赚钱而让陈勃做什么违规的事,而这也能最大限度的拖住这笔钱背后的那些人。

  从陈勃那里,从贾南柯那里,白洁已经知道了这些人背后的来历,不就是要钱嘛,好啊,那就交换呗,不然,凭什么给你们钱?

  这些都只是慢慢向前走的动力而已,真正的动力还在后面,那就是项远舟。

  项兴国死了,她是没办法了,想要把他挫骨扬灰都不能,因为死了的项兴国倒进大海了。

  可是项远舟还活着,她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找个机会做掉他,每每想起这爷俩,白洁就感觉反胃。

  当然,还有贾南柯。

  白洁,白洁,给一个人起名字的时候,每个字都是美好的寓意,可是这个人一生的经历却往往会和这个名字相反。

  白洁,父亲希望她活的干净,圣洁,可是她觉得自己是最脏的女人。

  “以后有啥事能不能和我直接说,非要和我夫人说这些,她现在很忙,而且休息不好,我不想让她操心这些事。”

  第二天早晨,陈勃一边开车,扫了一眼后座上的白洁,说道。

  白洁闻言笑笑,说道:“唉,你不懂女人的心,她如果不信我,你就算是想帮我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必须让她相信我,我和你之间,只是交易的关系,没有男女关系。”

  “我们本来也没有男女关系好吧?”

  “是啊,没有,可是关初夏不信啊,所以我必须事事找她,哪怕是求你的事,也得让她吩咐你,得让她有参与感,有掌控感,唉,这些你不懂,这是女人之间的心照不宣。”白洁得意的说道。

  说的文雅一点,这是人与人之间的边界感。

  蒋嘉木上班了,但是生活很简单,按时上下班绝不早退,也不会早来。

  刚刚推开门,回头准备关门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黑衣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