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重回七零:强扭的糙汉好甜 > 第489章 番外:顾霄的前世(二)

第489章 番外:顾霄的前世(二)


回到家后,我便把她来这里下乡的事告诉了母亲,不然万一以后她自己知道了,肯定更难受。

我告诉母亲,我们两个是互相没看上,这个婚事就算了吧。

我母亲难受了一会就接受了,“这样也好,以后明面上我们就当不认识,不然对她不好,不过私底下能帮就帮,毕竟她是你林叔叔的女儿。”

我答应了。

不过从那天以后,我们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虽然每次上工的时候总会碰上她。

不过大多数也只是我远远地用余光看一眼而已。

其实不能怪我,是她太瞩目了,在人群里也很耀眼。

不过,虽然我们两个不说话,并不代表没有交集。

有时候分到一块下地干活的时候,我就尽量帮她分担一些。

不为别的,我答应母亲私下多帮帮她,而且她太瘦了,根本也不是干农活的料。

不过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她身边的追求者太多了。

尤其是她知青点那个姓高的家伙,整天对她献殷勤,不过我很看不惯他,一看就是个靠不住的小白脸。

但她太善良了,甚至有点单纯,连身边的人好坏都分不清楚。

不过我也没有什么资格去说,毕竟,我们是从来不会说话的陌生人。

而且,这世界上别有心事的人太多了,只要不去害人就行了。

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自己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天出事了。

那是恢复高考的第一年,也是参加考试的第一天。

天微亮,我同往日一般上山打猎,下山的时候看见知青们一个一个都陆陆续续出发去参加考试。

唯独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月以来我好不容易让自己不再去关注她,脚步却不听使唤地往知青点走去。

刚走到知青点的门口,就看见她被同一个屋的知青给抱着走了出来,小脸灰白,眉毛也痛苦地拧成了一团。

我顿时心底一坠,连忙问道,“怎么了?”

抱着她的女知青也很着急,“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就一直拉肚子,现在人也有点意识不清楚了,我刚喊了大队长帮忙送医院,怎么还没看见人!”

我听完立马往村里跑去,“别急,我去找车送。”

去村长家的路不远,按照我的速度应该要不了两分钟,但我还是跑了一身汗。

我到的时候,村长正推着板车走了出来,“顾霄,你来的正好,等下一块推车去送知青去医院!”

我看一眼破旧的板车,又想起她那痛苦的小脸,直接拒绝,“板车太慢了!用拖拉机。”

村长皱了皱眉头,“拖拉机在是在,但是开拖拉机的人去县里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啊。”

我当即喊道,“我会开。”

等我发动了拖拉机来到知青点的时候,之前那个女知青已经抱着她站在门口等了半天了,我下意识地想伸手接过把人抱上车,不过被她给避开了。

我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热,暗自嘲笑自己的鲁莽。

等两人上了车,我顾不上多想,直接往医院奔去。

好在送的及时,医生说人没有大事,就是有些脱水,挂点盐水休息两天就好了。

但是高考是肯定错过了,一想到这几个月她的努力全部化为泡影,我控制不住地替她感到心痛。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从门外看见人没事,我觉得我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便离开了医院。

独自在大街上吹了好一会风,思绪也越吹越乱。

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任由自己沦陷下去了。

当时恰好在街上碰上村里会开拖拉机的人,我直接把车摇把给了他,嘱咐他去一趟医院接人,自己随便找了个借口先走了。

从那以后,我几乎没再见过她。

只是从我那爱聊天的弟弟口中得知,她要准备再次参加高考了,以及她要回城了。。

我除了欣慰并没有其他太多的触动,毕竟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不属于这里,永远也不可能属于这里。

后来,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也抓到了机遇,全国各地的跑,事业也扶摇直上。

只可惜,这么多年东跑西闯的,个人的感情一直是张白纸。

以至于后来,下面的员工都背地里讨论我并不喜欢女人。

毕竟这么多年,公司员工也好,合作伙伴也好,不乏美女。

但是说实在的,的确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我以为自己是因为太忙了,无暇顾及情爱。

后面传的久了,我甚至也一度陷入了自我怀疑。

直到有一天,我的男秘书和我对行程的时候,提到了一个无足轻重的酒会。

原本平时我不太喜欢去那种场合,非常心累且无聊。

但是那一天,我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拿起了酒会邀请名单开了一眼。

就那一眼,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往头上涌。

心跳也一下强过一下,我很震惊,没想到时隔多年一个名字竟然让我慌张成这样。

就连我的秘书也看出了端倪,当下就问我是不是找个理由退掉算了。

我稳了稳心神,半晌也回应道,“反正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晚上就去看看吧。”

那一天,我突然没有了工作的心思。

下午的时候一个人开车回到了家里,淡定地洗了个澡,翻箱倒柜找了一套看起来不那么显老的西装。

然后坦然坐在沙发上等待晚上的到来。

那一晚上的情景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我是一个人只身前往的酒会,虽然这种酒会大家都会带男伴或者女伴,但是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约束,身边的人也早就习惯了。

等我进场的时候,人群一下子涌上了上来和我寒暄。

过了好一会,总算是应付完了,我这才把目光淡淡地投向刚才一直瞟的角落里。

她身着一身低调的黑色连衣裙,衬得皮肤干净雪白,浑身上下只有一套项链和耳钉相互呼应,但好看极了。

虽然是十几年不见,但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只一眼,我就忽然明白了,这么多年原来她一直都在我心底。

在我目光落在她空空的手指上,心底暗自欢喜的时候,她就微笑着径直向我走来了。

我尽量保持匀速呼吸,但她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我的心尖上,很是撩人。

等人走到跟前,我们彼此淡然地打着招呼,不痛不痒的寒暄了几句。

没多久,一个年轻的男士过来找她,两个人低语两句就一起离开了。

我望着那背影发了好一会怔,才慢慢找回自己的声音,朝着身边刚赶来接我的秘书道,“查一下她的公司情况,还有她的感情状况。”

我的秘书和我还算有默契的。

只是这么多年没有往那方面想,所以白天才会一时没明白过来。

但是看我精细打扮来赴宴,还有刚才的表现,顿时就醒悟了。

第二天一早就把我想要的资料都整理好放在我的桌前。

不过我没有立即去看,一直等到上午的工作处理完,办公室没人了我才慢慢翻开细细看了起来。

虽然我想到了她现在可能是单身,但是得知她这么多年一直是一个人的时候,还是抑制不住的狂喜。

仿佛就是为了等我一般,即便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过依旧影响不了我的狂喜。

而昨天她带来的那个男伴,也只是她的手下而已。

看完感情生活,我才细细看起了她的公司情况,得知她靠自己一手创立的服装公司。

我忍不住又要去想,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肯定很辛苦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