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网 > 气人!虐完我,哥哥们又跪求原谅 > 第190章 大结局

第190章 大结局


“怎么报复?”听到报复这词,时芊很愉快,她毫不掩饰的对时宴说,“那当然是让你生不如死啊。”

说完,最后居高临下的扫了眼神情颤动的时宴一眼,扬起了唇角,起身,再不停留的往外走去。

边离开边对身后的众人吩咐。

“动手吧,随便你们怎么来,别把人给我弄死就可以了。”

没几秒,地下室传出了惨绝人寰的痛叫声。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一月就过去了。

这一个月来,时姝身边发生了很多事,例如,网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关于以前说她人品,关于她欺负时芊谣言的澄清。

比如,以前都在传的,说她在片场,因嫉妒傅臣希对时芊的偏爱,当众推时芊的事。

原是时芊踩到了什么不稳要摔倒,她只是下意识的想救人。

再比如,传闻她耍大牌,在剧组中欺负同期女演员,原来是剧组中有人公开强制搞潜规则那套,只有她站出来了。

等等,诸如此类的事都有了反转。

第一次,网上全是为时姝鸣不平,讨公道的言论,时家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近期,还有一件大事发生,之前不慌不忙寻找消失的时宴的人,现在变得认真急切起来。

这些对时姝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唯一有影响的是,她走哪儿都有人跟。

出门得伪装过后,确定无人认出才敢出门。

今天,是《忘忧》后期制作。

节目组邀请了音乐才子萧野为其创作,她需要去把关。

几个月不见,萧野有些颓废,不复往日的阳光,看得出来,被人背叛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很大,见到她时,他真诚道谢。

……

商定好曲子的制作后,时姝回了家。

却发现,公寓里刚走了一个因拍戏原因需要离开一两个月的夏屿商,又多了一个全身上下包裹着白色纱布,跟个木乃伊似的人。

这人,让她觉得有些眼熟,就是一时想不出来在哪儿见过。

在这人旁边,是忙前忙后的莫以桉。

在莫以桉的述说中,时姝才得知,这人是莫以桉在路上遇见,见他可怜,捡回来的。

时姝皱眉,神色怀疑,只觉得这人可能不是什么好人,想要让莫以桉别管。

可莫以桉又是撒娇,又是祈求,又是说好话,又是缠人的,最终,时姝没办法,让他把人留下了。

只告诉他,让他防着人点,虽然这人似乎废了,可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是好人。

在之后的日子里,时姝总觉得,有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仔细看时,却又没有什么发现。

沈悸知道这事后,同样提议将人送走,奈何莫以桉非常坚持,沈悸又被麻烦绊住了脚,只好将这事放在一边。

……

沈家的纷争,从以前的内斗,到了现在的与外人合作。

沈家二叔和时芊合作了。

这个合作,是时芊找上门的,她将时家所有的筹码都摆上了,才求到了合作,她要的报酬,只有沈悸一个。

这样的纷争,持续了很长时间。

有了时芊的帮助,沈家二叔像是变聪明了般很难对付,渐渐的,他们占了上风。

在沈悸遇见了一个很难解决的大麻烦时,裹成木乃伊,像是残废的人却动了,说他有对付时芊的办法。

时姝这才知道,原来莫以桉捡回来的人,竟然是为了躲避时芊的人的追杀的时宴。

原来他有察觉到公司动静的,第六感让他有了防备,当晚时芊带来收拾他的人里,有他安排的人。

他顺利逃了出来,想起时芊的那些话,鬼使神差的没有去管时氏集团,而是想靠近时姝,想认认真真的看看不曾关心过的小妹。

……

最终,时宴回了时家夺权,牵制住了时芊。

没有了主角光环的打扰,莫以桉也被接回了家,因为做错了事,他说服了家里,让他们帮助时姝和沈悸。

在这场拉扯战中,最终沈悸夺权。

时芊和时宴的争斗差点把时家毁了,最终还是时宴胜出。

他得知了时芊之所以要对付沈悸,是因为她能重生的“因果”落在了沈悸身上,她需要拿回来。

这件事,时宴选择了隐瞒下来。

……

在这期间。

游戏电竞比赛也展开了。

拿了一次又一次胜利的余沉,在时屡次不来看他比赛的情况下抱怨,她身为老板,怎么能不来看他比赛时。

听到了李哥小声嘟囔的要将战队卖掉的事,当即顾不上什么,来找了时姝,哀求了时姝未果后。

他买下了战队,将自己这一生,心甘情愿的献给了战队。

以往巴不得合同到期,早日离开的电竞技术天花板余神,将自己困在了战队里。

……

除夕夜。

大雪。

小小的公寓无比热闹。

有陈愿,有萧野,有莫以桉,有夏屿商,有沈悸,有赵姐,有同样回来了的安小茗。

看着这群来蹭饭的人,时姝有些无奈。

这一个除夕夜,是时姝过得最安心,最愉快的除夕夜。

只是在热闹之余,莫以桉偷偷扯了她的衣袖,让她看向窗外。

窗外正在飘雪,窗外楼下一眼望过去,一辆豪车前,三道或正常或伤患的身影靠在那里望着他们的方向。

距离太远,看不清他们脸上的表情,只知大雪落在他们身上,他们也未曾管。

已经连续两月了,这三个人每天雷打不动的都来“站岗”,一站就是一夜。

“下雪了,真的不用管么?”莫以桉有些不放心的问。

时姝不以为意的收回了视线,淡淡的说了一句,“不用。”

接着,就又融入了热闹中。

……

楼道。

顾亦书匆匆赶来。

他来不是要见时姝,只是想将自己的礼物送到门口,不见人不是不想见,而是他知道,自己没资格。

不想,在他匆匆赶来时,却在楼道里碰见了,一脸落寂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的傅臣希。

《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